麻豆传媒车上操女儿的**

admin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顾漠半夜醒来,大手往旁边一放,空的。

他猛地坐起,心头惊慌。

凌儿呢。

习惯了绫清玄陪在身边,突然不在,他整个心都提了起来。

还未下床,小姑娘夹带着冷意回来。

顾漠立刻将她抱住,沉默了好一会儿。

绫清玄抬手拍了拍他的背,才发现男人脊背紧绷。

她缓缓道:“做噩梦了?”

“不是。”汲取着她身上的香意,顾漠胸膛起伏,“是不在我身边。”

放空一切的眼眸,微微漾动,绫清玄将他扑倒在床上。

小姑娘极其认真,“真的不洞房?”

新加坡双胞胎姐妹花by2的清纯写真

顾大将军保持原则,“不洞。”

两人这个姿势,绫清玄能感受到他身上传递过来的热意。

既然小家伙不要帮忙的话,那她就不帮了。

她起身脱下外衣,顾漠在身后道:“去哪了?”

“散步。”

顾漠明显不信,还在思考她可能会去的地方。

“身子不好,晚上要去哪,喊我陪着。”

“凌儿,可以依赖我的。”

也说不准是谁依赖谁,绫清玄看了他几眼,将令牌丢给他。

“这是?”

“捡的,拿着玩。”

顾漠研究着上面的纹路,想问的话很多,小姑娘却已躺在他身侧,闭上眼眸,“困了。”

顾漠连忙抛开令牌,给他的小姑娘掖被子。

……

顾漠是天亮之前走的,他留了一封信,还是甘芷来收拾桌子的时候看见的。

“小姐,顾将军给留了信。”

知道小姐是公主已经够惊讶了,没想到那痞子居然还是将军,甘芷觉得可能再过不久身边又要钻出一个皇亲国戚了。

顾将军的名声,甘芷还是知晓的,那个在沙场上奋勇杀敌,身染热血的男人。

竟然时不时就来爬安家的枪头。

甘芷震惊之余还给自己洗脑,人家是将军,可能爱好特殊。

好歹是保家卫国的人,甘芷对他态度好转了一些。

“一起放在行李里。”绫清玄眸色淡淡,仿佛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。

“小姐,不看看吗?”

甘芷不解,小姐不是喜欢将军吗,怎么连将军的信都不看。

等等,信,将军走了?

意识到这个,甘芷哼了一声。

……

安家出了个公主,这事压下来,外头的百姓不知晓。

但杜家被封,一夜之间所有人沦为阶下囚,倒是人尽皆知。

而且还听说衙门昨夜被突袭,两个囚犯半死不活。

安家门口停着马车,绫清玄将行李递给甘芷,回眸看向安老爷。

“丫头,要是宫里不好玩,安家这地主的位置随时欢迎。”

安老爷拿着帕子,半天都没挤出一滴眼泪。

绫清玄象征性看了看,“好的。”

安芩没来送行,安锦躲在门后目送。

大房二房这会儿知道她是公主,相比之前要殷勤很多,但是还没靠近,绫清玄就已经上了马车。

启程,两辆马车行驶起来。

半路上,小皇帝总是在找机会亲近他家的小皇妹。

“皇妹,累不累?渴不渴?热不热?要不要下来走走?”

绫清玄不是回避就是在休息,小皇帝一脸郁闷,给顾漠飞鸽传书。

‘到底是怎么哄皇妹的!她都不理朕!’

顾漠那天早上就快马加鞭去了军营,丁宸下令,他们这回宫的车队,谁都不准提起顾漠。

他想趁这机会跟绫清玄沟通感情,不料压根没办法沟通。

当晚,小皇帝收到回信,只有四个字。

‘她只理我。’

感觉被塞了什么东西,小皇帝怒撕纸条。

甘芷作为贴身侍女,照顾绫清玄的起居,还时不时送药。

本来绫清玄用丹药就可以,但是这会当做强烈的外力因素,所以只能老实喝药。

顾及到她的身体状况,小皇帝让车队尽量往平的地方走,速度也相对慢一些。

一行人回到皇宫的时候,顾漠那边第一场胜仗也传回了消息。

小皇帝很高兴,拉着绫清玄说了很多顾漠以前的事。

“皇妹,和顾漠两情相悦,皇兄不会阻止,但他是沙场男儿,天有不测风云,我怕他给不了以后。”

小姑娘望着他,语气无波澜,“他不会有事。”

她比他还要对顾漠自信。

丁宸一堆话卡在喉咙里。

“的公主殿已准备好,明日,皇兄将会为正名,大赦天下。”

小姑娘乖巧离开,丁宸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到了宫殿,甘芷努力让自己表现得不那么乡巴佬。

但是这里精贵和奇珍实在太多,她那圆溜溜的眼睛完全看不过来。

小皇帝专门挑了聪慧机灵的宫女过去照顾,甘芷成为了公主殿的大宫女。

“小姐……公主~皇上赏赐了好多东西,您要来看看吗?”

甘芷适应了一会儿才改了称呼。

“把药拿过来就行。”

甘芷:……小姐的喜好与众不同。

绫清玄回宫没几个时辰,宫里就传出了这位公主的传言。

公主柔弱身子骨差,刚来,皇上就将御医全都叫了过来排排站给她诊断。

之后便是各种赏赐络绎不绝。

丁念雨之前在宫里小心谨慎,暗地里得罪了不少人。

这次假冒身份被拆穿,她和杜家的人一起押送到大理寺时,还处于昏迷状态。

但是到了晚上,各种以前忍辱负重的人就来探监。

也不说什么,就是看看,一直盯着她看。

丁念雨醒来,门口便拥挤着人,她吓了一跳,有气无力地睁着眼睛。

“公主……不对,现在是阶下囚了,还记得三年前将我带进宫里的儿子淹死的事吗?”

“还有我家妹妹,只是说不太像皇上,便杖毙了她。”

“两年前……”

大理寺这边的牢狱宽敞一些,丁念雨一人一间房。

多人请愿,皇上便同意了多人探监,这些人的家属或者自己都曾经被丁念雨以各种理由伤害过。

他们细数着以前的事,丁念雨捂着耳朵,神色狰狞,“别说了,闭嘴!都给本公主闭嘴!”

“她还觉得自己是公主呢,真的公主才不会做这样的事。”

众人七嘴八舌,虽不动手,却一直在谴责她。

丁念雨掐着喉咙干呕起来。

好吵。

她脑袋要炸掉了。

“去死吧!”有人朝里面丢石头,还有身上的首饰,牢狱这个时候阻止也来不及,丁念雨本就体力不支,这会儿被砸到要害,晕了过去。